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火对水的思念 (七)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4:45:01  
 七

  想到某位老歌手的某首老歌,“其实不想走,其实我想留,留下陪你度过每个春夏秋冬......”又想到梁永奇的一首“走吧,走吧,人总要学着长大......”是呀!不离开怎么知道是否长大,又怎长大。躲在长不大的雨季里太久了,差点忘了阳光直射是什么感觉。于是我做了生命中的又一个决定,像当初决定来北方一样,决定回南方。因为我漂泊的心累了,突然很想回到一直等我停靠的港湾了。

  我走的消息没有告诉你。原因是决定得太突然,走得太匆忙,一切都显得紧张,容不得人有半点喘息的时间,怠慢更是不可行的。另一个原因,就是我无法忍受分离时那种叫人窒息的气氛,我怕看见你落泪的样子,也怕自己在你面前狼狈地哭,然后踌躇不前,突生留下的念头。

  我走了。在你焦急的等待我出现的那个早晨,记得那天下雨了,我第一次放你鸽子。再没有只字片语半点预示之下,我悄悄地走了,多具有讽刺意味!我曾试图眺望你,呼唤,最终发现留在后面的路越来越长。视线里的一切都模糊了。

  你一定在气我怪我有可能恨我,为什么不辞而别。像挟款而逃的罪犯,悄无声息不留痕迹。可你还是担心我,想着我,念着我,不然怎么会我人未到家,你的好几个长途电话已先到了呢?我能想象得到,你拼命翻找老早留给你的号码时的神情,你一定是咬着唇汗珠汇集在你的鼻尖。你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,很不能马上折回去,拉着你在雨中狂跑,紧紧的抱着你不撒手。

  唤,我又想你了。火永远无法控制自己的火焰,不是伤害别人,就是灼伤自己。显然,思念的烈火严重的灼伤了我。好痛,好痛,希冀水能将我治愈。

  唤,你是水,是潺潺流动在北方的南方的水。

  而我是火,是思念着北方的水的南方的火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